公共服务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公共服务 > 文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
文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2017-09-12 12:11
 
  
  
  “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本不悲秋,可最近读得几位文友的章节,感叹:真的百无一用是书生?明明是文中翘楚,却又如何落魄?我还有能力再吟:乘风破浪应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吗?文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这是紫陌姐的说说。品读这段说说,心下怦然一动,随后在小文后留言到“姐,我能说文学不是个东西吗?”没想到阿莲直接回复我“不行”。回复得是那样的坚定,那样的斩钉截铁。想着不知还会有其他人是怎样的看法,放弃了继续回复,隔日,但看到其他友人的留言,心里释然的笑了。
  
  文学是什么呢?文学就是以语言为手段。来塑造人物形象和心里,反映社会生活,表达文字作者的思想感情的。我们在文字里抒发和宣泄一种情感,一种思想。在真正的文人墨客和史学研究者眼里,文学是空谷幽兰,是阳春白雪,是被摆上祭坛上神圣又典雅高贵的神龛,高高在上,令人崇礼膜拜。文学就像盛开的美丽罂粟花一样,令人沉迷,不知归路,贪婪的大快朵颐那些由横竖撇捺烹炒出来的各味大餐,无限回味。而在追求名利的人眼中,文学只不过是虚枉无用的外衣,满腹穷酸,自命清高痴人梦话,或许,在有些人眼里,文学的天很蓝,风很轻,但距离太过于遥远,可望而不可即。
  
  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名人出书,赚了个盆满钵盈,是他们的文字内容好,还是更多人喜欢猎奇?我想大多是追随他们的粉丝助了一臂之力吧?当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,那些书也一定随之蒙尘被弃之不顾,我想一定是这样的。就好像我喜欢普京的做事风格想多加以了解,买了他的书,看过了也就看过了,只是目光还会偶尔掠过书柜角落那本书,心中却不再起丝毫涟漪。所以说,文学是可以获取财富和名声地位的,只是,那要有大成就,成大名,就像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一夜之间名利双收,莫言所有的书都畅销的一发不可收拾,直至脱销。可,世间几人能有这般成就?然,热衷与文字创作,喜欢在文字里徜徉的众多文学爱好者,能够成为大家的少之又少,寥若星辰,寥寥无几,这样的例子在我们身边就有好多——
  文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
  黄文峰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痴迷于文字,痴迷于党史的挖掘和记载,年年辛苦劳作在黄土地上,然后利用可利用的一切时间,把卖烤地瓜烤玉米赚来的钱都用在,走访,写作上,出版的书籍堆在卖烤地瓜的小车旁,满面黝黑透着淳朴敦厚的笑容,问他值不值,坚韧的回应一声“值。”
  
  李恩维,是一位值得我尊敬和学习的老大哥。他的文字简朴真诚,情感厚重,《敬拜土地》《乡村烟火味儿》《在树下》《槐花,生命的跃动》......无处不触动读者的心弦。尽管与恩维老师接触不是很多,但那份情谊却令我感恩回味,只知道老师身体不是很好,大雨天却可以骑个破旧自行车嘎吱嘎吱的穿过多半个城市来看我,那份情谊足以慰藉湿寒天气里的寒冷,温暖且温心。但看了那篇《一个连上帝都不晓得的李恩维》的文字后,心里却翻腾着不知是啥味道,也想留言说句话,却实在不知该说些啥......
  
  还有那个为了写诗,执着又固执的坚守文学阵地的袁冬青,还有好多好多我不知名的对文学一腔痴爱,一片炽情真心的爱好者,他们舍弃玩乐的时间在文字里横渡漂流,他们出版的书籍或许还不及卖菜卖鸡蛋的小贩获得的价值更直接,但我依然相信,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多么的富庶,他们所给予人们的精神财富是不能用尺子和称来定夺衡量的,无论是悲是喜,无论是苦还是愁,人生入戏,戏如人生的各种曲目皆在文学里呈现得一览无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