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研究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科学研究 > 等得我光洁的脸颊被岁月的杀猪刀刻得面目全非
等得我光洁的脸颊被岁月的杀猪刀刻得面目全非 2017-09-12 12:16
 
  我等
  
  在通往春天的路口,我等,等着春风吹绿田野,吹绿了麦田
  
  吹得梨花似雪,吹得杏花一树芬芳
  
  在夏日的窗前的树荫下,我等,等着为你送上一丝惬意的凉爽
  
  看你明眸的笑脸,洁白的牙齿
  
  在秋天田野的斑斓中,我等,等着满园的果香,采摘沉甸甸缀满枝头的硕果
  
  分享你的喜悦,感受那份丰盈
  
  在冬的门槛里,我等,等着为你点燃一炉火红,再温上一壶老酒
  
  遮挡哪怕一丝的风寒,温暖大雪飘飞的季节
  
  我等,就这样等着,看季节更替,看日月轮回
  
  或许一不小心,就等得我青丝变白发
  等得我光洁的脸颊被岁月的杀猪刀刻得面目全非
  怀中依然揣着那写了好多年的情书也不能抵达的文字,倔强的前行
  
  只是不知,承诺到底还算不算?可我为你,相信有来生三世
  
  空旷的岁月,白昼追赶着黑夜,像星河散落的种子
  
  落在手掌,生根发芽,沿着脉络缠缠绕绕,疯长
  
  月色下,守望你睡梦的香甜;烈日中,心疼你挥汗如雨的辛劳
  
  点燃思念的火把,把孤寂的灵魂煨贴得恒久温暖
  
  我等,就这样等着,看沧海变桑田,看红尘冷暖的戏剧人生
  
  就这样等着,即便等到我老了
  
  等我的步履不在强劲,等我的身子佝偻成一个大虾米
  
  我依旧在等-----
  
  等你在清晨的田野,草尖的露水打湿你的裤脚
  
  等你倦怠的眯着眼躺在午后的阳光下,照着你的满头银发刺我的眼
  
  等你在夕阳的黄昏,木屋里炊烟袅袅,吃着粗茶淡饭,吧嗒着嘴笑着说香
  
  等你在那条走了将近一辈子的路上
  
  放心,时间我有的是,我的时间,只为等你
  
  渐生的白发早已取替曾经浓密的骄傲,再也看不见朝气华年无邪的笑容
  
  健壮魁梧的身材也单薄了几分,有的,依然是骨子里的精明和看似漠然下的平静
  
  而我,臃肿得早已没有了当年的丰采,有的,依然是心底的执着和深情的凝视
  
  假如我等到相见时刻,一定泪如雨落,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相见,可我还是一次次骗过自己
  
  等到我老了,拄着手杖蹑手蹑脚的一路想着要对你说的话,会不会看见你就会忘得精光,说不出一个字
  
  那么多年的旧光阴,有些记忆变得曲折模糊,曾经的誓言还有多少记挂心上
  
  假如我等到相见时刻,一定笑着与你拥抱,然后偷偷擦去流下的泪水
  
  苦熬着岁月,佛前净手焚香参拜多少菩萨仙灵,终逢一朝相恋,捧出藏在心底的思念,放在你的面前
  
  你是否还记得从前,记得我这张脸的模样在你的生命里出现
  
  多年后的相逢,相见会不会紧张的手心冒汗,双腿打颤
  
  可在你转过身后的瞬间,我会闭上眼深深地呼吸,和你呼吸同样的空气而心底安逸,坦然
  
  假如我等到相见的时刻,那时会不会有一个时光隧道,让我们回到从前
  
  青春年少的你我一起坐在那棵菩提树下,细数人间烟火红尘的戏谑,看世间人情冷暖的眷念
  
  我等,就这样等着,然后
  
  等你坐在我的面前,我会为你斟满一盏岁月沉淀的芳香,或者,陪你共饮一壶光阴的陈酿
  
  看芳草萋萋,看惊涛拍岸,看果树飘香,看阡陌相通的鸡犬相闻的美丽图画
  
  黄昏下,倦鸟归巢,炊烟袅袅,木格子窗前的一束野花,香满木屋
  
  聆听风的吟唱,回味每一时刻的美好
  
  我等,用仅有的一颗等待千年的真心,守尽人间每一夜
  
  我等,永远的等
  
  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有的,也仅仅是
  
  一颗跳动的心陪你,直到停止